三祭山河。

宁立而死,不肯跪生。

“我在寒冷而湿润的春夜,闻见了东风。跨过迪拉克之海,触摸着四十六亿年前星汉荒凉的臂弯。我曾经拨动十一维的弦,看见永动的机械,不死的猫,身后的光波,我的十个结局。剩下的一个,没能知道,无从知晓。”

评论
热度(2)
©三祭山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