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祭山河。

一个明明考不上还觊觎清华的辣鸡。2019高考。
对城拟有痴情。

未著锦衣莫还乡。

p1画照片,p2临摹作。

在语文老师的鞭策下低仿了《滕王阁序》……假装打卡。

【高亮】化用古今诗文作品成分有。

不会古汉语。

重新下回了LOFTER。

最近总在回忆,而且自动过滤掉了痛苦的那部分,只筛出了所有值得怀念且此生放不下又再求不得的那些。
很想赶快高三。赶快往更北方去。又觉得自己好作哦,所有经历的当时觉得很厌恶的事,过后却总是怀念与遗憾多于痛苦。
初中是这样的。高中过完后也会是这样的。

得不到的永远再骚动,失去了才知道珍惜。那么如果我已经知道了要珍惜,是不是就可以不失去了?

高一的夏天因为三次的一些人神思恍惚了几个月,甚至现在还有后遗。同时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孤独。我发现自己还是很想陪我走过整个初中的那些人,想看着他们也在长大,也想让他们看着我长大。

未著锦衣莫还乡。我以后能去哪儿呢。

我还有一年多的光...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3478435
分享一个无经费剧组的课本剧宣传。各种地方都还有欠缺,抱歉。
总导演是我。

(填词)成钧

《成钧》

“十窑九不成。”
“钧不成对,巧匠难双。”

原曲: 《蜕変 ~transformation~》

我自赤有肝胆
可昭日月同天
我自戎衣换锦
暂拔三尺斩

重檐歇山/滴漏九天 苔痕侵壁切
凭欹/朱柱剥落红漆/上有翘角蔽乾
汗青成竹/不零不凋 东君意怎谢
横槊/兜鍪在冠/黄盖裂天/祭血洒前

八荒远 铜雀沉 荒伦寥落晚
(换盏)春阑珊 新醅浓 青梅满

平骑踏破安得铁骨浩然
烧野火/焰腾烁/乱草犹作灯炧捻
湖西风流/九回肠/八韵难解
徒闻/千载运筹/难算尽帷幄

(岂有)江山如彼/易欲/易碎/易覆/摧折腰
对偶不成/巧匠难双/钧毁何需留一窑
夜起杀城火 翻酒掷地笑我酩酊多

一印封金犹存
物华万顷叱咤
青铜百炼堪...

不死终会出头。

(物理炼金)火。

●物理×炼金×物理。可以引申为物化物。物理第一人称。
●或许ooc,请自备避雷针。
●由于一些原因,注释暂不完善。会在之后尽快补充。
●感谢不撕之恩。

00.

我曾经见过一个人。
和他相遇,相知,然后相离。周而复始的套路,流水线一般的工程,毫无特殊之处。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认识过他,更不知道,为什么无数流水线上与我匆匆掠过宛如平行线的人当中,唯独他是那么的清晰、深重。
我可能对他产生了比起对那些平行线,更波澜壮阔的感情。
什么感情值得一个人用余生去怀念另一个人,另一个已经消失的人。甘之如饴。
是因为我爱他吗。
我不知道。
或者说从来就没知道过。对于他,我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我却知道...

(日城旧文存档)关于药子之变后的小片段。

●好久没写城拟。大半夜整理旧文,稍作修缮后拿来假装自己有干活。(并不
●以药子之变为梗的一些幻想罢了。
●城市:京都。自拟名藤原彻。

月色白,白霜凉。
“初冬便落雪是吉兆,正巧又逢上了一年风波终究平定之末。今后大人的路,会愈加兴盛的。”
院色满目萧然,竹帘松松卷起,以麻绳束在门框顶。周遭一片昏暗,仿佛只有桌面光滑如帛,反着微光。藤原彻略略扫过一眼面前的女人。沉默无言。
石环泉水泠泠磬,夜伴北风啸啸然。
“万分感激您的祝福,但明朝之事非只言片语即可定夺。定论不必过早。”回答时只是顺带莞尔。抬腕斟上一满盏。
纯米酿造的清酒,久久沉淀,色泽清澄,有飘忽不定的模糊酒香扩散在空气中。满院暗香氤氲,飘然入户...

占tag抱歉。

好久以前听的歌了。城拟最喜欢的歌之一,词作是微桑。
因为曾经太喜欢了,最近想起来就想写。手有点抽就没写沪宁部分……有空的话还是想写一下的。
有错字还有的字写的特别丑好羞耻(…)对不起请忽略掉。

还有不到一个月就中考。加油。

1234
©三祭山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