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祭山河。

宁立而死,不肯跪生。

【期末作文挑战】只要你还在。(CP日本两京)

*挑战本省高考作文题最火热的时候自己同样在准备期末考试所以没有参与。现在暑假了,打算写写自己本次期末语文作文题。

*许昌市2015年初二期末作文题,《只要你还在》。

*CP是日本两京,京都x东京。

*第一次尝试把小片段组合。大概是主要围绕题目中的“在”字。在与不在,何时在,谁人在。

●○

天空晴的漂亮极了。一如始绽的勿忘草。

江户睁开双眼背倚在亭子里,左手下意识地抚摸着腰间佩刀上深刻着的三叶葵。

而那似黑夜般温柔的眼眸所映照出的,同样是清澈而明丽的天空。似乎从来都没有变化,没有任何形状的云一直在那里。


“在下是东京。因在您之东而荣得此名。”

“……江户?”

“江户是曾经的东京,东京是从今天——更甚至今后的江户。”

明明是一模一样的面容,一模一样的声音,却说着一点也不相同的话。

和东京短短的几句对话之后,换来的则是京都几天的沉默不语。 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吗?一样的面容,一样的声音——但明显的不是同一个人啊。 他想了很多,想到了自己还是平安京那时的辉煌但距离远到触摸不到,想到了自己曾跟随着扫平蛮夷的将军最后却是夺走了手中的政权,甚至想到了天皇离开这里后自己将怎么生存,或者如何去寻找消失掉几个百年的大阪…… 但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出为什么几个月前还和自己高谈阔论的江户就这么没了。

“东京是今后的江户”。这几天里京都总是在发呆,总是不由自主地呢喃起这句话,握着黑色的茶盏直直地看向杯底,直到冒着白气的新茶成为暗沉的一杯冷水。 “今后的”三个字能抹掉就好了。回过神来后唯一有意识自己脑海中出现过的便是这个念头。

东京连着几天心神不宁,抬腕提笔,笔锋已贴在纸上,却突然忘了自己要写什么。 就像江户突然成为了东京一样。 我是江户,没错的。他对自己说。可是现在我必须是东京。 他想起了德川将军建设这里带来的曙光,也想起了新政府军秉着尊王攘夷旗号出兵江户而满城硝烟的惨状,但他有些记不清京都对于自己是怎样的一个存在,甚至记不清和他有过什么接触——每当这几帧画面闪过,心里都会疑问做了这些事的人是不是自己。 东京把这些疑问归结为为了迎接天皇东幸而操劳过度,疲惫所致。

然而夜半时却辗转难眠,头脑比白日还要清醒。

身处这样的混沌之中,我,还算是怎样的存在?


二十一世纪的东京是世界第三大城市。

“喏,咖啡。”放下升腾着白气的咖啡杯,京都抬起手腕看了眼手表,“十二点,我想我应该走了。”

房间里一片昏暗。橘色的台灯,蓝色的屏幕荧光。本来一直盯着屏幕的东京盖上电脑站起了身,只剩下书桌上唯一发亮的橘色台灯把光线向四方扩散。

“怎么?还有话吗?”

“……”东京随手按下开关,白光瞬间将黑暗吞噬的一干二净。“没有。”

“……可是我觉得你和以前不太一样。”

“哪儿不一样?”

“说不了,好像有什么东西不复存在了。”

“也许吧。你是第一个说出来的人,从那一年开始,我似乎不断地在遗忘什么。人们都说记忆会自动把那些令人厌恶、鄙弃、甚至想要逃避的事情淡化,也仅仅是淡化而已,不代表消失,更不代表不曾发生。我不知道自己的记忆中淡化了什么,但是我总觉得,逃避那些记忆是最可耻的行为。”

京都平静地看着东京,听完后只轻描淡写地笑了笑。“只要你还在,它们总有一天会回来的。”

“是吗……”

“对。我真的得走了,你好好休息。”说完这话京都便迈出了门,深夜中即使再轻微的关门声也会无限放大而环绕。

东京愣了片刻,方才犹豫不觉的半句话还是咽了下去。

“逃避那些记忆是最可耻的行为,因为,它们是关于你的啊。”

评论(7)
热度(9)
©三祭山河。 | Powered by LOFTER